客服微信:hiholland 或 hidutch 电子邮件:info@mycnbook.com

当仓央嘉措遇见纳兰容若

销 售 价 :
€11.25
作  者 :
随园散人 编著
所属分类 :
购买数量 :
- +

商品介绍

  • 作 者:随园散人
  • 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 出版时间:2018-10-01 00:00:00
  • 开 本:其他开
  • 页 数:308
  • 印刷时间:无
  • 字 数:160千千字
  • 装 帧:平装
  • 语  种:无
  • 版 次:1
  • 印 次:
  • I S B N:9787556121267

目录

    卷 误入红尘,此生不寻常 寻找仓央嘉措 杜鹃来自门隅 前世背影 西风里的纳兰容若 显赫的家世 零落尘世间 第二卷 人生之初,遗失的美好 此生属于莲花 云下的日子 尘世如此荒凉 神童美誉 郎骑竹马来 相逢不语 第三卷 寂寞人间,皆为惆怅客 孤寂布达拉宫 最好不相见 寂寞的狂欢 烟波各自愁 人间惆怅客 命运的玩笑 第四卷 年华如歌,情不知所起 世间最美情郎 情不知所起 风波从未停息 侧帽且从容 爱如谜题 谁怜东阳瘦 第五卷 世事无常,生离更死别 宿命繁芜 情为何物 住进你的心里 知我者谓我心忧 西风只影 那场永别 第六卷 佛前莲花,悲喜皆放下 往事不堪回首 风雨中静默 不如放下 当时只道是寻常 别恨何时已 佛前青莲 第七卷 生亦何欢,缥缈尘世间 永不独行 青海湖归途 红尘回响 聚散苦匆匆 人间有味是清欢 江南梦里行 第八卷 归途如梦,尘埃终落定 重生即永生 阿拉善神迹 缘信佛不信我 千里相思雪 最后的春天 莫问彼岸何处 后 记 生如夏花,逝如秋叶

内容简介

    “如果你在不经意间推开历史的门,走进去,停步于三百多年前,你会蓦然间看到两个身影,孤寂而清俊,冷落而优雅,他们就像是沙漠中的两片叶,尘埃里的两朵花,盛开在那时恢弘的画卷、喧嚣的人海里。即使时空再遥远,你总能穿过历史的长河,清晰地看到他们,因为你的手中和心中,有他们的诗句和情怀。” 他们,一个是人间多情种,一个是世间很美情郎。在三百多年后,穿越时间与空间,一起去见证这一场极具诗意的相遇。在孤独与悲

精彩内容

    序言:尘埃里的两朵花 红尘路远,大地荒凉。 这人间,离合聚散,春夏秋冬,时光从未苍老。 人们却在不经意间走了很远,从少年到白头,从梅花到明月。 但,总有些人在我们记忆中存在着,永不老去,年华如歌;但,总有些事在我们心头萦绕着,从不谢幕,清淡如水。 如果你在不经意间推开历史的门,走进去,停步于三百多年前,你会蓦然间看到两个身影,孤寂而清俊,冷落而优雅,他们就像是沙漠中的两片叶,尘埃里的两朵花,盛开在那时恢弘的画卷、喧嚣的人海里。即使时空再遥远,你总能穿过历史的长河,清晰地看到他们,因为你的手中和心中,有他们的诗句,和情怀。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样的悲伤我们记得;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样的无奈我们记得;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这样的怀念我们记得;这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这样的寻觅我们记得…… 两个生命,在各自的孤寂世界里,用最真的心性,最纯净的魂灵,刻画了同样深情,同样清灵的形象。他们,仿佛是两道清泉,从大清山岳一般的庄严与肃穆里流出,一直流到三百多年后,流到无数人的心中,却又了无踪迹。 他们,一个是纳兰容若,一个是仓央嘉措。一个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侯门贵公子,一个是桀骜不驯的六世达赖喇嘛;一个是身处紫禁城而心向布衣生活的词人,一个是游走于布达拉宫与拉萨街头的活佛。他们身份不同,生命所系不同,但是却有同样的情衷,同样的诗性,同样的纯净与真实。 我始终觉得,他们应该在某个有微雨轻风的黄昏相逢过、对酌过,将各自的孤独和落寞,惆怅和感伤,讲给对方听。我始终相信,他们会一见如故,因为他们是那样纯粹的两个生命。 可他们真的错过了那一世的相逢。纳兰容若离开尘世的时候,仓央嘉措两岁。他们仅有的短暂交集,是在彼此陌生的时光里流逝的。仓央嘉措只是看到了纳兰容若离去时的背影,可那一背影,却分明就像后来他的背影那样落寞。他们像是两颗星,一颗星已经寥落,一颗星开始绚丽,然后终于全部消失在夜空,留下一抹清丽的回忆。 在历史的河流中,他们似乎已经走远,可是在我们寻觅的心中,他们却近在咫尺,仿佛只需要一转念,一回首,就能触到他们的性灵。两个才华横溢的诗人,两个清凉孤绝的生命,经历了时间的磨洗,却仍然褪不去当初的光华,他们一直在这尘世绚烂着,如清荷、如秋月。 绝世的才华,以及绝世的情致,涤荡出那些动人心扉的文字,如细雨斜风般让人沉醉,却又如秋叶落阳般让人伤感。他们用自己所有的热情,在文字中徜徉,即使走出来的时候面容苍白。他们,像是两个精灵,在文字的丛林里奔跑,纵然迷失也快意。 因为,他们的文字,是用一腔的爱、一份深挚的情编织的,所以那些诗句能扣住我们的心弦,一次次让我们叹息。为爱而生,是他们共同的誓言。一个生命,若有爱,便不苍白。只是,他们纯粹而深沉的爱,却被时光研碎了、冲垮了、淹没了。上天给他们无限诗情的同时,也给了他们难以承受的生离死别。把爱当做信仰的两个人,就这样在离别的伤悲中以文字抚慰心灵,然后走向孤寂。 任何绝世的才华,都不能抵御命运的无情。他们只是两个平凡的生命,当命运的寒风袭来,只能惊愕地望着天空,从悲凉走向更悲凉。但他们又极不平凡,他们是夜空最璀璨的星,他们是寒冬最鲜妍的梅花。 但无论如何,他们落入了那个时代,那样的时空。他们是命运樊笼中艰于呼吸、行走的生命,在自己的世界翩然独立,却又不得不以纯然的生命,陷身在尘世的纷扰与乱流里。他们只需要一个清静的角落,只需要一个心灵相通的红颜。可现实却给他们枷锁,锁住了他们一个轮回的梦。 是他们,拨动了康熙年间乃至整个大清王朝冰冷的琴弦,让那段坚硬、纷繁的历史,绿意丛生。他们是两首诗、两丝风。只需偶尔回神,便能看到两个泠然的身影,在三百多年前,寂寞着,憔悴着,寻寻觅觅着。 他们是尘埃里的两朵花,清新、宁静、寂寞、悲伤。 任岁月如秋风吹过,在尘世的一角静静地开着,从不凋谢。

主编推荐

    这两个纯净如水的生命,本应相遇在人海,以诗之名,煮酒论天下,邀月话平生。只是可惜,他们之间隔着无数的大河山川,又隔着时光的川流,终不能往。纳兰容若离世之时,仓央嘉措两岁。在历史的舞台上,仓央嘉措只是遥望着纳兰容若退场时的背影,可就是那背影,却又分明就像后来他自己的背影一样落寞。他们像是两颗星,一颗星已经寥落,一颗星开始绚丽,然后全部消失在夜空,消失在无涯的星河苍穹里。幸而,还有文字,还有诗词,能让我们在三百年后的今天,得以看见他们在诗境与心境之中所结的缘。